光应炯茶马古道上的旅人与旅游文化

《茶马古道上的旅人与旅游文化》读书会

11月3日晚,名师联盟第41期读书会在“周钟林看茶文化”举行。 本次读书会特别邀请了云南大学工商管理与旅游管理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夏威夷大学全国公访。 光英炯学者带来了题为“茶马古道上的旅行者与旅游文化”的精彩讲座。 以下为读书会实录,因篇幅有限,略有删节。 您可以进入“周中林看茶文化”视频账号观看直播完整回放。

茶文化视频_茶文化视屏_茶文化的视频/

光英炯,云南大学工商管理与旅游管理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夏威夷大学访问学者,云南大学“读懂中国”文化旅游研究基地专家。 主持和参与完成国家级、省级、校级科研和教改项目20余项; 撰写《茶马古道上的旅行者与旅游文化》等专着3部,主编教材3部; 在学术期刊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

茶文化视屏_茶文化的视频_茶文化视频/

周中林:欢迎来到毛毛茶书店、茶业复兴、小观茶联合举办的“周中林看茶文化”直播间。 今天的读书会,光老师给我们分享了《茶马古道上的旅人与旅游文化》这本书。 这是光老师第二次来到我们的直播间。 光先生在节气茶会上做了分享。 很多人觉得听不够。 那么今天我们再次邀请光老师进入直播间,继续分享茶马古道的故事。 下面的时间就交给广老师了。

光应炯:各位朋友,今天我继续给大家分享这本书。 2005年我写这本书的时候,穆继红先生知道我有旅游管理背景,就把这个课题委托给我。 那时查找信息并不像现在那么方便。 阅读本书有以下三个背景:

1古道:茶马古道(云南段)

材料太多了,所以我把范围缩小到了云南部分。

1条主线:旅行故事(所见所写)

4大主题:人、茶、马、古道

今晚我主要分享以下5个部分的内容:

1. 古韵

司马迁与蜀体毒道

古道古韵,始于司马迁。 司马迁一生有三次出游记录:漫游东南、参禅泰山、出使蜀、云南。

司马迁出使蜀、滇期间,记载了一条“蜀体毒路”,即从四川至印度。 茶马古道主要包括滇藏线和川藏线,与“蜀神毒道”相交。 《史记·西南夷列传》是研究西南地区历史地理的重要记载。

范绰与《云南志》

“茶是银生城山里来的,散采,没办法制作。蒙舍曼用姜、花椒、桂花,煮着喝。” 范绰的《满书·卷七《云南物产》》是最早明确记载云南茶叶的文献。所谓寅胜城,是指南诏建立的“开南寅胜节”地区,位于今京东以南,景谷。这本书还写了很多重要的道路和少数民族的分布。

郭松年与《大理行》

书中记载了彩云之南的来历:“忽五色云起,萧索谈难,终日徘徊。人们以为是吉祥。州位于云之南,所以它改变了现在的名字。”

李靖《云南简史》

据记载,“日本每五天一次,妇女为市,男子为市,相互交易毛毡、布、茶、盐”。 由此可见茶的重要性。

于庆元《维熙的经历与记录》

藏族的饮法记载:“箕斗放在地上,木碗盛满面条,大锅煮浓茶”。

杨慎与《滇行记》

杨慎写道,安宁的温泉是“天下第一汤”。 他还写道“天气常如二三月,四时花枝不断”。 有《典载记》、《典城记》、《典城记》等四卷,但流传下来的只有《典载》和《典城记》。 《云南游记》写“入滇三路”:第一条是“瑶一路”,历史上又称“建昌路”、“灵关路”、“西川路”、“清溪关路”。 进入云南的第二条通道是“西路”,经四川泸州,经过永宁(今四川叙永)、赤水(今赤水河),进入曲靖地区。 进入云南的第三条道路是“东路”,经贵州贵阳、安顺、普安进入曲靖地区,以贵州贵阳、云南昆明为起点和终点。

谭崔《滇海玉衡志》

提到了云南的气候、美食(野生蘑菇、宝珠梨)和盛大的旅游。 《滇海玉衡志》还记载了六大茶山,以及马匹、古道、人物。 尤其是“普洱茶名重于天下,云南之所以财源广利,全靠此。普洱所属的茶山有六大茶山,游乐、格登、依邦、芒枝、曼转、曼萨。周八白这里,几十万人进山泡茶,茶客从各地买茶。

徐霞客与《徐霞客游记》

1607年至1635年,徐霞客游历名山大川; 1636年至1640年,他游历西南。 1638年至1640年,徐霞客游历云南。 在云南期间,写有《鸡足山志》。 徐霞客游记中记载了云南的许多茶,如感通茶、太华茶等。《徐霞客游记》中记载的第一清茶、中盐茶、第二蜜茶被认为是白族三茶的起源。当然是茶。

徐霞客是一位“职业旅游者”,也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旅行家。 《徐霞客游记》的开办日期是公元1613年5月19日,后来被定为“中国旅游日”。

茶文化视屏_茶文化视频_茶文化的视频/

2. 云南印象

外国游客如何看待云南、看到什么?

据《马可·波罗游记》记载,马可·波罗曾到过云南的昆明、保山、德宏,但没有关于茶的记载。

塞缪尔·伯格利的《在未知的中国》一书中有很多关于民族文化的记载。

HR戴维斯的《云南:连接印度和长江的纽带》一书中有很多关于茶的记载:当时的云南州是盐和茶的主要集散地。 “普洱茶因其品质优良而在中国非常有名。这种茶种植在城南6-12英里的山上。地名更洪,或者汉人称之为初龙江……制成直径约8寸、厚约1寸、重约12盎司的圆饼,然后将这些称为圆饼的茶叶一一叠起来,一共7个,装在袋子里,并用绳子扎起来。竹秆。一袋叫一筒,常这样卖,十分之七的茶叶都运到了云南。” 不过,“思茅茶并不适合欧洲人的口味,其销售主要局限于中国大陆和西藏。” 他还提到在西藏每顿饭都要喝酥油茶,戴维斯还为读者贡献了很多旅行小贴士。

亨利·奥尔良的《云南游记——从东京湾到印度》中写道,从蒙自到元江的路上只有商队,也将商队旅行描述为多民族、多语言的“巴别塔景象”。

《彼岸的目光——晚清法国驻云南外交官苏牙》方苏牙去了云南很多地方。 有趣的是,他写了当地人如何看待他,比如称他为“洋鬼子”,这是一种“主持人”的“凝视”视角。 方素雅提到,云南的街道就是舞台。 在我看来,去旅游胜地,农贸市场是必去的地方。

约瑟夫·洛克的《中国西南古代纳西王国》,洛克的旅行非常奢华。 他设计了各种巧妙的设备,如折叠椅、折叠桌、折叠浴缸、热水袋等,让你可以在露天享受大自然。 。

古彼得《被遗忘的王国》古彼得还有很多关于丽江的记载,比如西藏商队、丽江纳西古乐等等。 他的《散步郊游图》也很有趣。 路线如下:(丽江东山脚下)大研古城——阳西(入住瑞老师家)——进入七河或前往龟峰(入住游仙或河皇清、河汉清、剑清甲) )——金山凯文上村或宏文村(进入赫泽民家或兴香家)——返回大研古城金家村(此地即今金山乡、七河乡)。

埃德加·斯诺在《大话西游》中写下了《马帮旅行》,他说“马帮”是一个“令人着迷”的词。

3.文人情节

抗日战争时期,不少知识分子来到云南,其中不少人在云南留下了精彩的文学作品,甚至将“异乡”视为自己的“故乡”。

艾吾《南游记》中有一段话:“黄昏时分,我扛着春天采摘的茶叶,夏天收获的鸦片,伴着山间的黄昏和牛羊的鸣叫,然后慢慢返回。” 。 这是一幅田园风光。

茶文化视频_茶文化视屏_茶文化的视频/

1938年2月19日,由三所学校师生组成的“湘黔滇旅游团”全体成员从长沙出发,完成了中国历史上具有特殊意义的“文化长征”。 此次活动影响深远。

在众多有关云南的文学著作中,沉从文的《看云南的云》是必读的一篇。 我很喜欢这篇文章。

汪曾祺写过很多关于昆明的文章。 我最喜欢的是《茶馆》和《翠湖影》。 我也顺着文字记载找到了汪曾祺写的茶馆,但很多都找不到了。 我想,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最喜欢的茶馆吗?

马子华的《南滇记》记载了马帮的三宝:马、茶、盐。

4. 旅行者的旅程

费孝通先生着有《旅行论》、《鸡族朝山记》。 费先生写的是旅行和冒险; 最近的旅行和“地点”; “旅行”和“我们传统观念中的旅行”。 一直没有好印象。

方国玉先生曾写过不少关于茶的文章:“茶本是小树的苦叶,称为‘苦茶’。汉魏以后,人们才开始采茶饮用。唐代,这种风气十分盛行,茶叶种植,茶叶生产者将受益更多。云南人主要来自西双版纳。”

姚和声在《水白衣风俗》中还记载了很多西双版纳傣族的风俗习惯,以及与茶马有关的内容。 “到了佛海(今勐海),就到了“茶城”;马帮就像是“好看的马帮”。

茶文化的视频_茶文化视频_茶文化视屏/

蒋英良行走边境地区,参加“滇西巡视团”、“京滇公路巡视团”。 他边走边观察、调查、记录。 文字记载是研究傣族文化的重要史料。

很多学者的调查并不乏味,也有很多有趣的地方。

5. 探索者步行

《旅游杂志》1927年创刊于上海,1954年在北京结束。《旅游杂志》还刊登了很多关于云南的内容,从当时的文章中也可以看到旅行者关于云南的记录。

穆继红老师的《探索滇藏川三角文化》值得一读,强烈推荐。 这篇文化游记也是很多旅游杂志推荐的必读之作。

我在收集游记的时候,发现了很多资料。 我分享一下我的阅读方法,主要分为三个层次。

检索阅读:根据游记收集整理;

解析阅读:分析茶马古道与旅游的关系,云南的旅游史与茶马古道密不可分。

主题阅读:继续探索茶文化、茶文化旅游等不同主题。

最后我想说的是,每个人的人生都要自己去经历、去感受。

交互的

周崇林:谢谢光老师的精彩分享。 书中有很多精彩的内容。 相信大家读完这本书后,会对云南、对茶马古道有不同的认识。 茶马古道是普洱茶的文化脉络,与龙井茶所立足的江南文化不同。 刚才光老师说,商队里有各种语言。 我在巍山遇到了一位会说五种语言的老太太,真是太神奇了。 过去,到西双版纳做生意的人也必须讲傣语。 这些细节都是茶马古道上的有趣之处。

问:有计划写一本关于茶马古道旅行的新书吗?

光应炯:我会继续关注茶马古道。 当前的重点是“茶文化旅游”,茶马古道也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然,这里还有很多茶文化旅游资源,如茶山、茶园等。

问:写这本书的初衷是什么?

光应炯:主要目的是对文献中的茶马古道游记进行梳理,提取有关茶、马、古道、人的元素,同时梳理出一个“云南旅游史”。 这本书也有一些遗憾。 当时,很多材料都很难找到。 现在回想起来,读书的经历仍然难以忘记。 2005年,我每天拿着小笔记本跑去图书馆找资料。 那时的生活很简单,我们的想法也很简单。

问:当代人研究茶马古道有何意义?

光应炯:我们不太清楚茶马古道的过去是什么样的。 为了弄清楚这些问题,我们需要研究它们。 研究茶马古道,可以让我们把握当下的历史深度和文化内涵,让茶马古道散发出恒久的魅力。

问:您能用几句话表达一下茶马古道的精髓吗?

光应炯:我觉得“茶马古道”四个字就足够概括了。 刚才提到的茶、马、古路、人也可以代表。

问:您认为茶马古道的精神意义和历史意义是什么?

光应炯:我认为茶马古道的精神就是勇于探索的精神,这在很多时候都是有意义的。

本文内容根据嘉宾发言整理,未经嘉宾审阅。 解释权归客人所有。 本文插图由光应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