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旅游以茶为媒借助万里茶道与世界沟通

茶文化自古以来就是安徽与世界沟通、促进文化、经贸交流的情感纽带。 随着中蒙俄三国达成共识,将“万历茶道”“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提上日程,安徽这个中国茶乡又多了一个与世界对话的机会和渠道。 利用好这个机会和渠道,无疑会对安徽文化旅游的世界影响力产生很大的提升。

翻看中国茶叶地图可以看出,原产地和产区大多集中在长江中下游和西南地区,其中福建和安徽是两大地区。 数据显示,2015年安徽省精制茶产量25.7万吨,占全国产量的10.5%; 其中出口4.2万吨,创汇1.9亿美元。 两项指标均居全国前列。 在“中国十大名茶”中,安徽独占黄山毛峰、六安瓜片、太平猴魁三个席位,成为全国唯一拥有两个以上品牌上榜的省份。

中国是茶的发源地。 中国人在神农时期就开始喝茶了。 经过数千年的历史,从发现、种植、贸易到茶文化的诞生,茶叶已从最初的药用价值逐渐转变为人们最喜爱的生活饮品、馈赠亲友的礼品。

在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中,茶文化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俗话说“十里风情各异,百里风情各异”。 然而,在地域文化的差异中,茶文化独具特色,它拉近了地区乃至世界之间的距离。

随着中国与世界文化、旅游交流日益频繁,茶文化在中国历史上发挥的“民间外交”和“经贸外交”作用将再次闪耀。 安徽需要在这片“神奇的小叶子”上做文章,进一步提升安徽文化旅游的世界知名度和美誉度。

徽州茶往事:可饮的徽州文化

古徽州流传着一句谚语:“八山、一半水、一半田、一半路、一半庄园”。 这是徽州地理环境的写照——山势险要,种植土地狭小,但由于气候十分温和,60%的面积适合种植茶树,使得茶园遍地。

长期以来,茶叶成为徽州人民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和经济支柱。 他们世世代代种茶、泡茶、从事茶业。 同样,安徽人也爱茶、懂茶,自然形成了独特的茶俗,比如婚礼上出现的“三茶六礼”。 皖西、皖南地区流传着许多茶歌、茶谚、茶歌、茶舞。

明清时期,茶村文化突破了封闭状态。 每年采茶季节,到茶区打工、买茶的年轻人络绎不绝。 这常常引起当地女孩情绪的涟漪,让她们感到动摇。 。 在适龄男女打情骂俏的闲适与欢乐中,也揭示了徽茶已经走进了当地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 茶已成为安徽人生活中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喝茶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们的日常需求,还逐渐催生了一种高雅的茶文化——一杯徽茶就是一杯余香悠长的徽文化。

徽州茶的辉煌历史与徽商密不可分。 明清时期,我国茶业迅速发展。 当时,富有的徽商意识到当地茶叶的商业价值,大量出口。 茶叶贸易销量激增,徽州茶名声大噪。 噪音已成为安徽经济的“中流砥柱”和徽商经营中的“朝阳产业”。

纵观中国近代史,大江南北有许多老字号的茶叶品牌,都是徽商创立的:上海的“程裕新茶牌”,上海的“吴裕泰”、“张艺园”。北京……“我生于徽州,前世没有练过茶,十三、十四岁,扔掉。” 这些出身贫寒却充满智慧和适应能力的茶商,为徽州茶走出本土、扬名世界做出了巨大贡献。 他们的故事至今仍被人们传颂,他们的思想在一代又一代安徽人的心中延续和深入,成为“徽商精神”。

随着越来越多的时尚元素挤进我们的生活,这抹老绿新芽更值得期待。 或许,让茶走上旅游之路,将是安徽茶文化又一辉煌而持久的芬芳的开始。

徽茶新史:可赠送的国礼

中国是文明古国、礼仪之邦,非常重视礼仪。 每当有客人来的时候,泡茶、奉茶的礼仪是必不可少的。 茶已成为中国人待客之道的高雅艺术和社交活动。

2015年“两会”期间,摆在参与者面前的不再是平常的矿泉水,而是一杯淡茶。 这意味着重启中国高雅饮酒文化——茶文化的时代已经悄然到来。

纵观中国外交史,不难发现,中国领导人长期以来都将茶视为开启国际友谊的橄榄枝,而徽茶更是屡见不鲜——

1949年12月,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毛泽东首次访问苏联。 在为斯大林准备的礼物中,除了景德镇陶瓷外,他还准备了浙江的龙井茶和安徽的祁门红茶。

一代伟人周恩来、叶挺将军曾与安徽六安瓜片结下不解之缘。 新中国成立后,六安瓜片被中央军委定为特种贡茶。

2007年3月27日,在俄罗斯“中国国展”巡展现场,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向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赠送了精心定制的“国礼茶”——所选的四种茶均来自安徽、胡锦涛的故乡。 其中包括黄山毛峰、太平猴魁、六安瓜片和黄山绿牡丹。 胡锦涛向普京介绍:“这些都是我从小喝的茶。”

2015年3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时,对这位来自欧洲的客人说:“我的家乡安徽盛产茶叶。 在你离开中国之前,我想给你倒杯茶。 来自家乡的茶作为礼物。” 下午,她收到了来自中国总理家乡的礼物——太平猴魁。

2015年10月,李克强总理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合肥行”期间,将家乡茶叶(黄山毛峰、祁门红茶)作为“国礼”。

2009年5月,在济南举行的“国礼茶安徽太平猴魁名茶拍卖会”上,100克太平猴魁一度拍出20万元的天价。

2016年G20杭州峰会上,与会各国领导人体验了如何正确喝中国盖碗茶……

安徽两大瑰宝:黄山、徽茶

中国的茶园大多周围有美丽的自然环境。 这种资源优势与相关文化的有机结合,可以满足现代人追求自然美景和文化体验的需求。

“有点野心,把黄山的品牌打出去!”

这句响亮的话是邓小平1979年7月“黄山谈话”的核心,标志着中国现代旅游业发展的开始。

1987年,国务院批准设立黄山市,市名与著名风景区挂钩。 黄山作为安徽的“金名片”,以这座城市为中心,以徽文化为特色。 已将齐云山、华山谜洞等回族文化景点申报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屯溪老街申报为全国唯一的历史文化保护单位。 黟县的街区、西递、宏村以“皖南古村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在提高黄山市知名度的同时,也带动了徽州旅游资源在黄山市的整合和优化。

然而,除了精致的美景之外,那些隐藏在深山的茶园,香甜的茶叶,古老的茶道遗址,也有望在下游的带动下被冲刷掉,弥补安徽的不足。是一个茶叶资源丰富的省份。 “绿色名片”。

安徽茶叶资源具有相当优势。 但名茶也需要依托其他旅游资源,相互依存、融合,使不同的旅游景点结合起来,形成坚实的品牌,从而产生更大的吸引力。 人们再次听到安徽,想到的不仅是黄山,还有“徽茶”这张“绿色名片”。

万里茶道:安徽文化与世界的纽带

17世纪,中国茶叶开始出口,并赢得了世界的赞誉。 与此同时,丝绸之路衰落之后,亚欧大陆又出现了另一条重要的国际商道——“万里茶道”。 它南起福建武夷山,北自二连浩特进入蒙古国,穿越沙漠和戈壁到达中俄边境,继续在俄罗斯境内延伸,并波及中亚和欧洲其他国家,将这一茶路长达13000多公里。

2013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演讲时表示,“万里茶道”是连接中俄的“世纪动脉”。 习近平对“万历茶道”历史作用的充分肯定,进一步激发了沿线城市以“万历茶道”为纽带连接文化旅游和商务交流的热情,也激活了文化存量积累于“万历茶道”。

面对万里茶道“动脉”的振兴,沿线各地都在寻找、创造新的机遇。 近年来,福建、山西、内蒙古、江西、河北、湖北、云南等“万里茶道”上的重要节点城市推出了一系列宣传推介活动,甚至围绕茶规划了相关旅游产品和项目。文化。

位于“茶马古道”上的普洱市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普洱曾规划茶文化和旅游产业发展新格局,围绕“世界茶源、中国茶城、普洱茶都”的目标定位,将普洱茶文化与茶园结合起来、名胜古迹、文化,实现茶产业和旅游。 行业互动、共赢。

试想一下,来到普洱茶的故乡,在绿荫中亲手采摘泡茶,然后泡一壶,慢慢品味,呼吸着空气中的草叶清香,聆听着当地关于茶的传说。 凡是提出要求的人都会爱上这种体验。

安徽作为重要的茶源地,梳理其起源和茶道兴衰,以茶叶贸易为主线的古老遗存和茶文化就显得更加独特和珍贵。 如何将丰富的物质文化资源转化为旅游资源,让游客观看和参与徽茶艺术表演,吃上清淡开胃的茶餐,购买带有茶文化元素的纪念品。 闪耀光芒的关键。

随着三国申遗“万历茶道”起航,安徽要“以茶为媒”,积极促进茶文化交流,搭建茶文化平台和纽带,融入“万历茶道”国际文化旅游线路,在海外做更多的宣传和营销,吸引更多的海外游客来安徽。

茶叶曾是昔日安徽的经济命脉; 茶文化是当今安徽的文化载体。 徽茶文化要借力“万里茶道”,打一场跨越古今的“茶韵营销战”——让徽茶“走出去”,请游客进来。(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