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跑店主

广东茶友群_广州茶友论坛_广州茶友交流群/

广告网页游戏,你玩过吗? ? ?

×

广东茶友群_广州茶友交流群_广州茶友论坛/

广告

不适合胆小的人! 五四三二一……可怕的捉迷藏游戏现在开始了!

×

6月6日晚,浙江绍兴,鲁迅故里步行街市场上的工艺品店吸引了游客和市民。视觉中国供图

广东茶友群_广州茶友交流群_广州茶友论坛/

红木东家家具原来的广告价是32万,但现在的价格只有9.5万!

×

5月22日,江苏扬州“醒”咖啡节活动热闹非凡。 图为小型货车改装的咖啡店。视觉中国供图

近日,记者采访北京、浙江、吉林、河南、江西、四川等地的年轻小店主发现,不少小店在疫情中遇到了经营困难。 但他们奋力前行,不肯“躺下”,“拉”着店面“慢跑”前进。

—————-

“由于疫情防控,装修进度受到影响。今年5月初,店刚准备开业就关门了一个月,期间收入为零,但也有10万多元都花在了租金和员工工资上。” 北京东五环某商场地下一层尽头,有一家小茶馆,承载着90后年轻人周小艺的创业梦想。

2020年,周小艺在加拿大温哥华经营的民宿没能熬过COVID-19疫情的“寒冬”,于是决定回国重新创业。 他和同样热爱中国茶文化的朋友们投资超过200万元打造了这个开放的茶空间。 他坦言,开店虽然不会避免与疫情“战斗”,但从疫情防控效果、工商审批速度、商场广告支持力度、整体客流量来看, Flow表示,“在中国开店还是正确的选择,我们正计划开第二家店。”

近日,中青报、中青报记者采访北京、浙江、吉林、河南、江西、四川等地的年轻小店老板发现,疫情之下,不少小店面临堂食不定期关门的情况。 ,顾客消费欲望下降。 由于人工、租金成本高昂等经营困难,一些社区、商圈、特色街区的小商铺悄然消失。 但小店主们对于开店仍然抱有美好的想象。 他们全力前行,拒绝“平躺”。 有的寻求外部生存,打造私域流量和户外消费场景; 有的向内积蓄能量,创新“以店为主”模式; 有的向上借力,承载互联网运营思维; 有的向下扎根,充分发挥小店在现实消费场景中的优势,“拉”着小店“慢跑”前进。

寻找另一种方式利用私域流量来对冲高昂的线上获客成本

半年多来,周小艺几乎每天都试茶,最终从近300种茶品中选出了20余种主打茶品。 他开玩笑说,因为喝茶太多,有时感觉自己像个“茶醉者”,感到惊慌。 更让他“心慌”的是,看到身边一些小餐馆因为疫情影响陷入困境。

和大多数实体餐厅一样,茶馆开业后不久就加入了外卖平台,希望弥补线下流量的不足。 但茶馆专营的高端原叶茶需要现泡现泡。 消费场景是顾客到店品尝茶,而不是送货上门。 因此只能提供冷泡茶、糕点等外卖服务。

更重要的是,外卖平台会从每笔订单中抽取一定比例。 如果想要增加店铺的曝光度,就需要缴纳流量推广费。 线上获客成本不断上升,“很难成为门店增加收入的来源”。

1995年出生的年轻人王志旺也是一家小餐馆老板,他也把自己店的生存希望寄托在外卖平台上。

2021年底,王志旺看到浙江省义乌市义南工业区工人的就餐需求,投资10万元开了一家小餐馆。 当义乌疫情稳定时,早上6点到12点,下班的工人陆续涌入小店吃饭。 那时的王志旺精神抖擞,忙碌而快乐。 然而,今年3月至5月,义乌疫情防控收紧,大部分工人只能在工厂食堂就餐,部分工厂甚至放假放假。

“靠近商店的厂区大门紧闭,工人们不愿意大老远去吃饭。我每天和商店员工坐在一起玩手机半天,也没有顾客上门。”但平均每月2万多元的房租和员工工资却是实实在在的,小店根本承担不起这笔费用! 为此,王志旺还推出了线上外卖服务,消费群已经扩展到店面6公里以内,但每天最多也只有20多份外卖订单。 “跟平台一起参与。团购活动,除去平台佣金和人工配送费用,基本上不赚钱。”

为了降低线上获客成本,王志旺另辟蹊径,根据不同工厂建立了5个微信群,供工人订餐。 工人们可以在群里下单,免费送货到厂门口。 如今,微信群里的订单量已经超过了外卖平台的订单量,店里的营业额也恢复到了疫情前每天2000元左右。 每当骑着电动自行车送外卖,王志旺就觉得“店里有希望了”。

周小艺还建立了近200人的茶爱好者交流群,并在自媒体账号上发布新品和促销活动的图片、文字和视频。 他还定期举办线下茶友交流会,运营维护粉丝社区来获客。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教授周光苏表示,根据《统计大中小微型企业分类办法(2017年)》,规模在10家以下的微型企业从业人员或年营业额低于100万元以及年营业额低于1500万元的互联网公司门店均属于小门店范畴。 店面虽小,意义却很大。 成千上万的小店铺,关系着无数人的生计。

“在疫情影响下,一些大型餐饮连锁店因维持生存需要巨大的成本投入,关门或倒闭的概率较高。投资较低的小店虽然实力较弱,但经营风险也较大。周光苏认为,自媒体带来的私域流量不是与大企业争夺网络平台的公域流量,而是自媒体带来的私域流量。用户群体、微信ID等,虽然数量有限,但不需要额外支付费用,可以随时、任意频次直接触达用户渠道,更适合小店。

给自己充电,建造商店,将小商店“拉”向上游。

“2021年底和今年2月至4月的两次疫情,导致我的剧本店和清酒吧关门了。幸运的是,餐厅的外卖和微信团单收入支撑了三家店的生存。” 今年30岁的张少南曾当过火车司机,现在是一名拥有三间小店的企业家。

2021年2月,因为我和朋友都热爱剧本杀,所以我们共同开了一家专注于城市限定、独家剧本的剧本杀店。 光是买剧本我们就投入了近百万元。

“吉林年轻人大量外流,剧本销售生意并不乐​​观。” 张绍南告诉中青报、中青报记者。 他们租下了旁边的店铺,将其改造成了年轻人喜欢的清酒吧。 很多年轻人在喝酒前都会玩一会剧本杀,或者边喝酒边玩。 “相反,它推动了脚本杀戮商店的业务。”

张少南的店位于吉林省吉林市的一条林荫路旁。 周围有很多古老的居民楼。 街道两旁的商铺大多是快递站、建筑公司等。

今年年初,吉林当地“出现”疫情,他的剧本店和清酒吧也关门了。 小店营业额从疫情前的1万到2万元跌到了0,怎么办? 张少南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距离酒吧十米左右的回收店改造成港式茶餐厅,打造一家集吃喝玩乐为一体的“融合店”,抵御疫情影响。

“在疫情反复的情况下,单店运营投资小,风险小,但抵抗力弱,一旦关店管理就会盲目。但在‘一体化店’模式下,通过支持商店,商店可以慢慢发展,这样商店就不会倒闭。” 张少南坦言,自己一开始创业是出于兴趣,对于收入比较“佛系”。 然而,疫情的影响激起了他的斗志。 在两家店关门的同时,他研究新的剧本和酒品,加强员工服务培训,在筹备餐厅开业的同时,他坚信,“养精蓄锐,小跑前进,比倒退要好。” ”

与张绍南同龄的宋敏在江西省宜春市奉新县经营一家民间清酒馆。 他维持门店的方式不是开新店,而是及时“转身”,转变经营方向。

今年年初,全国及周边县市局部疫情反复出现。 结果,民俗酒馆关门约4个月,营业额从每天3000元跌至0,累计亏损6万多元。 当县城其他较大的酒吧关门时,宋敏将目光转向户外消费场景,将酒吧改造成符合疫情防控要求的露营咖啡馆。

“不仅可以增加收入维持堂食恢复之前的生存,还可以为小店带来更多的客流量。” 据宋敏介绍,露营咖啡馆购买的烧烤炉、帐篷等都是轻资产,露营地是年轻人的热门选择。 我喜欢山上的环境,而且不用交场地费。 原酒馆的桌椅、杯子、调酒工具等也可以重复利用。 “投资小,回报大,每天营业额最高可达200​​0元,不仅可以维持酒馆的租金等费用,还可以吸引新客源,为后续经营打下坚实的基础。”

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夏学敏认为,“小店经济”是国民经济循环中的“毛细血管”,直接服务于居民日常生活的消费终端。 无论COVID-19疫情是否存在,小商店都是永恒的存在。 。 然而,疫情之下,小店经营面临诸多困难。 茶馆、剧本销售店、咖啡馆往往被认为是疫情期间创业者应避开的项目。

闲鱼发布的《2021年创业防雷指南》显示,2021年一季度,平台上转移最多的设备是奶茶店用的长茶几、灌装奶茶的封口机、咖啡中的商用萃取机商店。 咖啡机,今年4月,剧本杀店里的剧本、道具、店桌椅等以“破产”为由被倒卖的数量,环比增加了110%。

但尽管逆境,不少店主仍然逆势而上,闯出了名堂。 “小店主要积极转型,创新经营模式,先积蓄生存力,待疫情好转后再全力冲刺。” 夏学敏告诉中青报·中青报记者,2020年7月,商务部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促进“小店经济”行动的通知》,部署小店经济发展工作“小店经济”。一些地方政府和银行等金融机构也在资金、场地、人员、技术、产品营销等方面提供了有效支持。“这不仅给了小店生存的希望,也给小店主带来鼓舞,让他们有信心继续创业。”

向上撬动,“小店经济”具备互联网运营思维

“16减9,6减9不够,从10借1,等于16减9,6减9不够,从10借1……”短视频中,安奶奶填了十几块白纸有数学问题的论文。 “16减9”依然没能得出结果,让人哭笑不得。 这个热门系列短视频《养老院做数学题的一天》的作者是1995年出生的年轻人范金林。 他的短视频账号因此获得了近百万粉丝,成为中国粉丝最多的养老院院长。

“制作视频没有剧本,故事来自养老院祖父母的真实生活。” 范金林在河南省许昌市经营着四家养老院。 安奶奶是他的奶奶,也是养老院的第一位顾客。 2020年7月起,他开始用短视频记录养老院老人的生活。 在他的镜头下,老人们饶有兴趣地与老姐妹们聊“八卦”,或争论谁先下第一颗棋,或争吵开玩笑,或谈论爱情。 时不时就会弹出“集美”。 “我们”(“姐妹”的同音字)等网络用语,网友评价“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入住养老院的幸福”。

拍摄短视频不仅是记录老人的日常生活,也是范金林利用互联网运营思维推动养老院运营转型的探索。

2017年初,范金林回家照顾跌倒受伤的奶奶。 两个月之内,他发现很多留守老人晚年过着孤独寂寞的生活,于是他萌生了毕业后经营养老院的想法。 2020年10月,范金林首家养老院正式开业。 但因疫情防控,已累计停业8个月,目前处于亏损状态。 2022年2月,范金林投资的两家养老院开业后不久,就因疫情关闭了四个月。

“收入下降了30%以上,关门一个月的损失需要2-3个月才能弥补,我每天晚上都急得睡不着觉。” 范金林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查出了养老院每张床位的实际支出。 养老院总支出达到13万元/月,每间养老院政府财政补贴1200元/月。 床位只要70元/月。 如果疫情再次出现,靠这个并不是长久之计。”

传统养老院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入住费。 一旦疫情导致院区关闭数月,养老院的运营就会陷入死循环,投资看不到回报。 因此,不少养老院经营者通过降低服务质量来维持生存。

“改变养老院的收入来源是关键。” 范金林想出了用短视频流量“变现”来支持养老院运营的想法。 他投资120万元修建了一座配备50张床位的“网红养老院”。 医院有电竞室、健身房等,最重要的是老人可以免费入住,不用交床位费。 他们只需要配合短视频的拍摄即可。 能。

“网红养老院即将开业,所有短视频收入将用于养老院的运营。 即使疫情导致养老院关门,线上流量依然可以变现,养老院依然可以运营,真正实现老人免费护理的愿景。” 据范金林表示,与很多依靠线上流量吸引流量、增加订单的小店主不同,他认为短视频有自己独特的变现模式,不应该依附于线下实体养老院。 “我的初衷是干实体经济,向上撬动,把线上流量变现,归根结底是为了让养老院能够更好地生存。”

向下扎根,小店“反向支撑”线上流量

“互联网让我们快速发展,实体让我们走得更稳、更远。” 与范金霖撬动网络流量不同,短视频博主陈杰“提倡“电商销售垂直发展”。

2017年,90后陈杰和好友宋军回到家乡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清溪镇创业。 他们通过直播、短视频等渠道,将家乡火锅底料、调料、腊肉等当地特产销往全国各地。 当时,他们白天在村里拍摄,晚上自学视频剪辑和短视频账号运营推广。 但他们的父母和村里的邻居却认为他们只是在村里鬼混。 不被理解的陈杰和宋军并没有放弃。 经过近三年的坚持,他们的短视频账号在2020年迎来了“流量大爆发”,粉丝数突破千万。

“一次大型网络广告推广需要几十万元,只能带来暂时的流量。还有未来维系‘粉丝’的成本,而且由于缺乏生产链,产品定价受到OEM的限制工厂”。 陈杰坦言,随着线上获客成本的增加,他意识到没有实体支撑的“流量”转瞬即逝,于是投资200万元在广元市开设了一家火锅店和调料加工厂。 “向下扎根,开拓线下获客渠道。”

“自今年1月火锅店开业以来,大量火锅店顾客转化为短视频账号‘粉丝’,并在网上推广店铺、下单购买土特产,反而成为了品牌”促销员走在网店里。一号工厂的一条生产线也在5月份开业,不仅促进了当地辣椒等原材料的销售,还带动了20多名生产工人的就业。” 宋军告诉中青报、中青报记者,“相比短视频博主,我们更愿意做小店主。”

无独有偶,向健的创业之路也是向下扎根的。 2019年大学毕业后,向健回到家乡广元,向上海一些高校和企事业单位的餐厅销售“广元灰鸡”。

“上海受疫情影响,物流受阻,鲜鸡变成冻鸡,口感下降。我往返上海和广元的运输成本增加,客户服务质量跟不上,订单量也增加了。”急剧下降。” 据项健介绍,2020年,2021年全年销量“腰斩”,从疫情前的1.6万台降至不足6000台,今年销量更是降至500台。 这也让他意识到,疫情之下,一线城市的销售开拓成本较高。 “为什么不转向本地?”

今年4月20日,向健在广元市某商圈附近开设了一家60平米的土特产体验店。 展出的农产品不仅有“广元灰鸡”、灰鸡蛋,还有腊肉、脱水蔬菜等,吸引了众多当地居民和外地收货人参观采购。 同时,向健还为实体店开通了短视频账号和同城下单配送小程序,为实体店吸引流量、增加收入。 目前,该店已售出1000多只鸡。 “虽然没有上海市场那么大,但也给农民带来了新的希望。”

“线下实体店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只是在周边几公里范围内做生意,线上也不仅仅是一个销售渠道。很多电商创业者意识到实体店的重要性,纷纷转向线下经营,提前规划运营实体店,升级、赋能电商产业链。” 周光苏认为,疫情期间,实体店在面临生存危机的同时,也蕴藏着变革的机遇。 “小店的真实消费场景是互联网无法替代的,它就像一张促销‘名片’,这样流量才能长久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