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老姚的这33年和茶厂一起老去

云视网讯(记者:歹丽娟 邱黾勉)今年春节,儿子带着老婆孩子要回老岳父家,老姚只能和老伴儿独自在老家过年了……1月25日,双柏下着小雨。早已采摘过的茶园只留下墨绿色的老叶,头顶光秃秃的。在这里,我们见到了老姚。个子不高,但是格外精神的一个大叔,脸上总是笑盈盈的。老姚是云南省双柏县白竹山茶业有限责任公司的经理,原名姚知本,已经57岁了,还有3年,老姚就到退休的年纪了。和大多数父母一样,老姚打算退休后就帮儿子带带小孙孙。
(老姚在茶园里查看茶树生长情况)说好只代管3个月,没想到一管就是33年说起茶厂建设初期,老姚感慨颇多。1988年,对老姚来说是极为特殊的一年,老领导从原法脿供销社购买了产权制度改革期的白竹山茶厂,并将茶厂托付给他,让他代管3个月。也是在1988年,老姚从预备党员转为了正式党员。“那个时候条件艰苦啊,茶园距离城区50多公里,没有水,没有电。但是没有办法,还是得干!”老姚说。他就带着工人住在茶园旁边简陋的油毛毡房里,拿着锄头工具一起下地,除草、施肥全包了。没有加工设备,老姚就带着工人全程纯手工制茶。代管3个月的约定到期后,老领导非常信任老姚,也放心将茶厂继续交给他管理。在县党委政府的关心和支持下,开发种植茶树,扩建企业规模。于是,从没水没电的破茶园到厂房成排的现代化茶厂,老姚和茶厂一起走过了33年。2021年,公司共生产绿茶吨,产值达1000万元,实现销售收入771万元,上缴税金万元,实现营业利润13万元。打不倒的老姚,也曾想过要放弃!33年里,老姚和茶厂走过了风风雨雨。现在也有部分年轻学毕业后选择进入茶厂工作,老姚说,看着他们也像看到了从前的自己。虽然此时已经在茶厂工作到即将退休的年纪,沉淀出了“也无风雨也无晴”从容淡定,可是当年,他也想过要退却。老姚曾经三次向公司提出申请要辞职退出:“工作太难了!我胜任不了,我要退出!领导爱怎么安排怎么安排,我干不了了。”老姚说,企业要发展要进步,可是作为管理人员的自己仅有高中学历,之前又从未接触过茶叶生产行业,再加上对政策的一知半解和同事的不理解,在工作中越来越感觉到吃力。他说,那时的压力其实更多的是来自于自己,总觉得工作效果应该更好才对,结果根本达不到自己期望的目标,就想着不干了!说到这里,老姚腼腆地笑了。虽然辞职的事现在已经成为笑谈,可从当时言辞之激烈不难看出,当时的老姚内心的煎熬。一边是老领导的信任和自己坚守多年的工作岗位,一边是自我的怀疑和否定。但是,“领导不同意,坚决不同意!”老姚还是留了下来,在工作实践中自己自学钻研,再加上珍惜每一次到外面参加培训学习的机会,老姚掌握了很多茶园管理和企业管理的知识,工作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了。更重要的是,1995年,老姚作为代表送样品到昆明参加展销,公司生产的产品“白竹银毫”、“云雾龙爪”、“碧螺春”分获云南省第二届茶叶交易会名优茶评比金奖、云茶杯金奖、中国昆明科技成果银奖,第六届昆明泛亚国际农业博览会金奖;“白竹山”牌绿茶于2008年2月通过国家“绿色食品”认证;2015年通过有机产品认证……在一次次的认可中,老姚找回了自信,也获得了事业上的成就感和实现人生价值的满足感。说起这些经历,他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他说,获得这么多的认可,他非常兴奋,总觉得付出的一切都在这个时候有了意义。
(茶树生长情况良好,老姚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他说来年春茶也会迎来丰收)未来,老姚希望年轻的一辈能将茶厂继承和发扬下去茶厂的年轻人都是大学毕业后先选择了在外面打拼,体会到外面世界的不易后才选择了回到家乡。茶厂给他们提供了离家近且相对稳定的工作环境和优厚的工资福利待遇,问起茶厂是否能长久地留住年轻人,老姚没有犹豫:“他们应该也能像我一样,在这里一直到退休。”对于未来,老姚也有自己的计划。2021年4月,在双柏县人社局和县委政府关心下,老姚获得了楚雄州“彝乡名匠”的称号,单独获批了一个工作室。老姚想将茶厂的7个年轻人吸收进工作室,虽然在茶园、车间里都“手把手”教了很多,但还是想把自己在茶厂33年摸索、实践中掌握的都毫无保留地教给他们。在对茶厂怀有感情,抱有信心的基础上,把茶厂和这些宝贵的经验都传承下去。谈到退休,老姚非常平静:“目前,我们的企业技术支撑已经完善,没有需要操心的事。但是假如公司有需要,我也还是愿意发挥余热,帮出出主意、技术上互相探讨交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因为毕竟一生都在茶厂,在出感情了。”